在葡京娱乐的也与音乐没有丝毫关系

      发布日期:2017-06-20 11:55 浏览次数:
         晚上下班回家,捡拾起前日没来得及翻看的《新民晚报*星期天夜光杯音乐音响版》,一个熟悉的名字蓦然映入眼帘,他就是我们在慕尼黑度假时有幸邂逅的一个朋友陈兄。 -
       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陈兄不是专业学音乐的,,但是他素来酷爱音乐,尤其对瓦格纳情有独钟。他曾经在新民晚报的音乐版上,撰写了几近百篇的关于德奥古典音乐、关于瓦格纳以及萨尔斯堡、拜罗伊特等著名音乐节的大量作品,并数度荣膺报社年度海外供稿的“优秀在葡京娱乐的也与音乐没有丝毫关系撰稿人”奖。 -
       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那年初夏,我们全家乘坐汉莎航空公司的航班降落慕尼黑机场。但是原定前来陪同我们的蒂宾根大学缪博士突然有事,遂委托了这位朋友帮忙照应。在电话约定的时间,他开着自己的宝马座驾赶来。稍聊,有了爱乐者的共同语言,马上建议我们前往阿尔卑斯山麓菲森的新天鹅堡。 -
       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车行,陈兄便抑制不住如数家珍地开始向我们介绍起那座古城堡、那片富含音乐魅力的圣地。 -
       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德国历史上的巴伐利亚王国,在十九世纪后半叶有位路德维希二世国王。这位国王少年英俊,十八岁登基,成为欧洲各个王室公主少女倾慕的对象。然而,这个国王似乎对国事、对女性都没有兴趣,甚至突然解除了与奥地利王室的婚约,却唯独衷情于宫廷建设和瓦格纳的歌剧,把心思全部投入到他的兴趣爱好之中了。在以“巴伐利亚需要文化”为口号,先把因为政治问题逃到瑞士避难的德国作曲家里夏德.瓦格纳邀请到慕尼黑来生活创作;随后,又倾全国之财力,历时近20年,建造了后世被誉为世界十大最美宫殿之一的新天鹅堡(Schloss hohenschwangau)。 -
       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而瓦格纳也不负路德维希二世的期望,进入了创作的高峰期。在新天鹅堡专设的歌剧厅和专门为他建造的拜罗伊特歌剧院,他完成上演了著名歌剧《纽伦堡歌手》、《西格弗里德》、《众神的黄昏》、《帕西法尔》和交响曲《皇帝进行曲》。 -
       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不过,对于瓦格纳,后世对其争议很大。其一、他是个反犹主义者,现在一般与以色列或者与犹太教相关的大型活动,是绝对不能使用他的音乐的,曾经就发生过以色列抗议演奏他的作品的事件。其二,后世也有传说他是个双性恋者,是利用了路德维希二世性倾向,投其所好成为他的性伴侣,从而达到自己飞黄腾达的目的。所有这些,却依然无法掩盖他是一个音乐巨匠的事实。 -
       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我们出发不久,天色渐变,随即下起了小雨。宝马车行驶在蜿蜒的阿尔卑斯山脉的山道上,烟雨迷蒙,有着别样的诗意。经过了一座座建筑如童话国般的小镇后,我们很快来到菲森郊外,一眼瞅见了那象展翅欲飞白天鹅的城堡,高高的伫立在山岩之上。须臾,就来到它的面前。 -
       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城堡主体五层,宫殿大理石建筑群有许多的塔楼和尖顶。内部金碧辉煌,各个层楼根据功能设计装璜,比如第四层是按瓦格纳歌剧《汤豪塞》的场景以波斯风格装饰的;而第三层的王室厅则是拜占庭式风格,显示国王的庄重与威严。站在城堡上,感觉犹如站在一座高耸如云的孤立山岩上,四周是深壑,远处是无际蔓延的山峦和明亮如镜的湖泊。整座城堡被融入湖光山色,又极具梦幻的浪漫童话色彩,难怪它被迪斯尼乐园引作主体建筑的造型了。 -
       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路德维希二世没有得到善终,溺死于附近的施诺恩贝格湖中,有说是自杀身亡的,也有说是被一个官方阴谋集团所谋害。但是,他被巴伐利亚人民视为“有魅力的巴伐利亚国君,一位童话国王”,他也为后世留下了三座类似童话般的城堡和瓦格纳的迷人乐曲。     -
       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回味曾经的旅程,总让人有着无尽的感慨。后来,也曾在上海与陈兄见过面,话题依然是留恋着那方土地,希冀着哪天能够重游故地。但是迄今很久没有在报纸上看到他的文字,也很长时间没有陈兄的音讯了。读着他关于一个日本人打“飞的”去聆听梯勒曼指挥慕尼黑交响乐团的布鲁克纳《第九交响曲》的轶事。心绪却又重新回到了新天鹅堡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