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用我的怒火将那卑鄙的偷食者一族烧成灰飞

      发布日期:2017-09-14 19:20 浏览次数:
      栽了六颗茄苗,发现结了好多茄子,心里美美的,觉得为它流的汗值得,有回报。
        
        今天天气舒爽,是个丰收的好日子。我拿着剪子兴冲冲来到小小的菜园子。园子里一片葱茏,生机盎然。黄瓜攀着杆子,扭着它妖娆的小身体调皮地爬呀爬,似乎想爬到天上去。空心菜昂首挺直着小身体,俏生生地站在那里,像一个故作成熟的小小人儿。茄子大婶儿用它宽大的叶片密密匝匝地遮住自己的身体,我知道它叶下藏着许多小惊喜。
        
        这么久了以来,我殷勤地给他们浇水施肥,除草捉虫,今天此时此刻,是他们付我服务费的日子。我拿着剪刀拨开它的叶片,一个个小可爱就现了出来。有的拳头大小,有的拇指粗细。有的紫光流转,有的白玉莹润。看得我心潮澎湃,丰收的喜悦充盈心间。
      我要用我的怒火将那卑鄙的偷食者一族烧成灰飞  
        摘吧,摘吧,我要品尝这喜悦的滋味儿。小心翼翼的剪下一只茄子。触手细腻,流光溢彩,鲜嫩无比,拿在手里慢慢把玩,不想放下。突然觉得手感不对,翻过来一看,小可爱的肚子被掏了一个硕大无朋的洞,腹中早已空空,只剩一层紫衣服。妈的,谁干的?太不人道了。我气得想吐血。看着其他鲜嫩的小可爱,心里顿时涌出不好的预感,赶快一个个剪来看看。七八个小可爱都被掏心挖肺,只剩一个个光鲜的躯壳。心像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攫住,疼痛异常。怒气憋在其间,找不到发泄的对象,像要爆炸了一样,难受得无法形容。如果愤怒可以像火苗一样焚毁一切,,方解我心头之痛恨。可是,偷食者踪影全无,怒火只能焚自己的心。
        
        我觉得自己已经够宽容了,可恶的家伙将我四季豆啃食一空,让我颗粒无收,我忍了;将我黄瓜这里品尝几口,那里啃食几下,我忍了;现在又来祸害我的茄子,你一而再再而三,让我的汗水白流,让我的辛劳白费,真是叔可忍,婶儿不可忍。既然我的容忍纵容了你,那我就再大方点儿,给你做点儿好吃的。
        
        走,买老鼠药去!
        
        上午体检往回走,路过肯德基,一老爷爷佝偻着身子,瘦得皮包骨,一双混浊的眼睛黯然无光。他身后拖着拖车,拖车上放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尼龙口袋,袋上摆着一个大竹篮,用一根绳子把它们绑在了拖车上。篮子里摆着几把空心菜,一包鸡蛋。他一边走一边向行人兜售。
        
        “姑娘,买点儿土鸡蛋吧,是吃谷鸡生的。”老爷爷在我身边停住,其时我正等织娘给我补衣服。
        
        我妈妈给我寄的土鸡蛋还塞满冰箱,实在没有买蛋的需要。我笑着对他摇摇头。
        
        老爷爷抖动着双手拿起一把空心菜给我,说才两块五一把,便宜。我还是摇头。昨天买的还没吃完。
        
        老爷爷转过身向路过的行人推销,行人匆匆,鲜少有人停下脚步。偶尔有几位路过的大妈,随口问一两句价钱,毫无购买的诚意,却嫌菜太贵,要老人便宜一些。终于有两个大妈停下来讨价还价,死活只肯给两块一把。说实话,这一把菜有一斤多,两块五并不贵。两块,确实少了。老爷爷没答应,大妈匆匆而去。
        
        我站在那里,看着老爷爷被雨水打湿的头发,湿漉漉的裤脚,颤巍巍的双腿,拿着菜的抖动不已的手,心里直发酸。直到我衣服修补好,老爷爷的菜一把也没卖出去。我收好衣服,准备回家,走出去一段,又忍不住回到老爷爷身边,买了一把空心菜。
        
        我突然想到做父母的,当孩子们蹒跚学步,颤颤巍巍走不稳,父母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张开双臂护佑周全。等父母老了,走路颤颤巍巍,却全然不见身后有护他周全之人。父母再穷困,宁可自己饿肚子,也要让孩子吃饱穿暖。当父母老了,孩子只需少抽几盒烟,少打几次牌就可以让父母衣食无忧,可我们还在让年老体衰的父母如壮年一样劳碌奔波,寻找生计。
        
        我又想到那些要老爷爷便宜五毛钱的人,他们真是冷漠,难道他们看不见老爷爷的窘迫和辛酸?其实那五毛钱对他们来说可能太微不足道,甚至根本算不上钱。但对老爷爷来说却是利润,是辛劳所得,是血汗,是生活开支。所以看似你只是少了五毛钱,其实你不但少了对别人劳动成果的尊重,少了老爷爷的生计,更少了善良和慈悲为怀的心。
        
        古语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我们连赡养自己的老父母都做不到,又拿什么推及给别人的父母?我们连慈悲之心都已丢失,又有什么可以推己及人?
        
       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可能只是一个传说,也可能只是表达了一种愿景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