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灵魂漂出体外关注着外面世界的一举一动

      发布日期:2017-09-14 19:19 浏览次数:
      早上八点出发,经过一盐湖,湖水绿如翡翠,白色精灵生活其间。人在湖边行走,人影在湖里行走。
        
        一路行走,广袤无垠的戈壁,奇形怪状的雅丹地貌,一望无际的沙漠。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土地贫瘠,什么叫不毛之地,什么叫黄沙漫天迷人眼……
        
        这一路走来,见识到了西北的美与神奇,我觉得不虚此行。
        
        夜宿黑马河,给的是五星级酒店的钱住的是私人旅店。好在只是睡一觉而已。
        
        早上五点二十起床去看日出。天色昏暗,冷风习习。几个人把衣服套了一件又一件,都抵挡不住刺骨的寒意。和儿子紧紧依偎在起取暖。不久太阳光射牛斗,瞬间将灰暗的云染成金色,渐渐天空的云燃烧了起来,整草原都笼罩在一片金光之中,太阳终于冲破了黑暗,将光明洒向了人间。
        
        将近七点,我们奔向茶卡,八点多我们来到了被誉为天空之镜的茶卡盐湖。首先让人赏心悦目的是一路上遇见的女人们。一个个穿着艳丽而飘逸的裙子,浓妆艳抹的有之,淡扫蛾眉的有之,素面之人有之,都一个美字了得。天上白云飘飘,地下美人儿成群。
        
        走进盐湖,到处都是洁白的晶体,仿若走进了精灵的世界。广场上是洁白的盐雕,路上是白色的盐粒,湖里是洁白的盐块儿……
        
        大家来到下湖体验的区域,男女老少,姑娘小伙儿都脱了鞋到湖里体验水天合一,人影相应的奇妙画景。我们三口也不能免俗,一起下到湖里,笑着闹着跳着好不快活。等我们上岸才才发现衣服裤子都打湿了,经太阳一照,很快干了,衣服裤子变得硬硬的,上面白花花一片。我和儿子开玩笑说我们起码带走了三斤盐,可以吃好几个月了呢。
        
        玩到一点多,我们才恋恋不舍的离开盐湖,跟司机前往下一个我不记得名字的湖泊。湖泊很普通,没啥亮点,每人门票20,小玩一会儿即离开了。
        
        夜宿大柴旦,一个寂静的小镇,一夜好眠。
        你的灵魂漂出体外关注着外面世界的一举一动
        这一天,我们累并快乐着。
      在西宁晃荡了两天,今天终于开启环游模式。早上七点半李师傅来接到了我们,八点多又接到了大师兄,然后一起奔向塔尔寺。
        
        塔尔寺周围人山人海,挤得水泄不通。老公看到后立马表示不进寺了,他妈的人太多,没看头。经师兄劝说他才勉为其难进去了。下面几个殿根本挤不进去,我们决定从上往下看。结果胡看乱闯,我们居然直接奔了主殿。看到殿外磕长头的虔诚信徒,我们觉得很是新奇,围着他们观看良久。偶然听到谁家导游介绍主殿,仔细一听,原来主殿如此了得。用黄金刷的金顶,里面还有一座用了八百多公斤黄金做的金塔,金塔上还嵌了各种宝石若干。我的个妈妈,我一定要开开眼界。
        
        主殿外边排起了长长的队伍,用蜗牛的速度向前移动。为了一睹宝石金塔,我忍了。好不容易进到里面,参观者只能从一块小小的玻璃里看到传说中的金塔。那短短的一瞥,已叫人惊艳了,金闪闪的金塔上镶嵌着拳头大小的红宝石、绿宝石。我从来没见过,也没想个会有那么大的宝石,差点没闪瞎我的眼睛。我想拿出手机留一张纪念,远处工作人员大喊:好大胆子,还敢拿手机拍照。我一听,赶快收起,那惊艳的一瞥也只能在记忆中回味了。
        
        下午两点,我们向青海湖行进。车一路盘旋而上,到山顶又逶迤而下。路两边是青青的草原,牛羊成群,帐篷星罗棋上。天上蓝天蓝,白云白。地下是青草青,牛羊肥,空气清新,风儿微凉,让我们都忍不住想大声歌唱。
        
        倒躺河,因为水从东向西流,而成为一个景点。我以为会有清澈见底的溪水,可爱的小石子。结果进去一看,与一臭水沟无异,真乃坑爹之最,四十元门票大大的不值。看了二三十分钟,赶快出来走人。
        
        五点多到达青海湖。远处湖水碧绿,微波荡漾,一碧万顷,美的不似人间之景。近处马匹牦牛成群,人流如织,湖水混浊,充满了牛尿马粪的美妙味道。到处都是拍照的人群,到处都是“让一让”的声音,静静欣赏大概一小时,默默上车走人。
        
        第一天,我觉得最美的风景在路上,不在景点。
        
        于昨晚十一点登上去西安火车。衡阳热得能把人烤熟,车厢里冷得要穿外套,真正的冰火两重天。
        
        火车像一个罹患哮喘的老人,整晚都在呼啦喝哧响过不停。又像一个久未运动之人,有一天心血来潮突然运动起来,那骨骼摩擦发出的声音,咯…吱…咯吱……唧……让人想发疯。
        
        劳累一天的我异常疲惫,急需一场熟睡来恢复体力。于是我闭上眼,努力催眠自己。哐当哐当,咯吱咯吱一声声钻进耳朵,令人抓狂。我想吼:闭嘴!然无嘴可闭。无法,只有调整自己,闭上眼作睡觉状。
        
        我觉得我睡着了,可是我知道到长沙,到岳阳时车厢里的动静。那种似睡非睡的感觉很微妙,就好像而躺着的只是你疲惫的肉体。
        
        火车继续往前开,冷气吹得骨头痛。我和儿子挤在一起,紧紧地裹住被子,活像个大白茧。儿子天刚蒙蒙亮就起来闲逛,我思维明晰,可是眼睛根本睁不开,只能闭着眼嘱咐儿子几句,又闭目养神起来。这出发的一天,睡不好,估计也吃不香了。